樂團前主唱供毒害女暴斃被起訴 這回又被控A手錶

樂團前主唱供毒害女暴斃被起訴 這回又被控A手錶

5339
出版時間:2019/03/07 09:40


樂團前主唱蕭逸涉供毒給女性友人害她喪命。示意圖
樂團前主唱蕭逸涉供毒給女性友人害她喪命。示意圖

台灣知名的地下樂團「暴君」前主唱蕭逸,因為供毒給女性友人害她暴斃,去年才遭台北地檢署依違反《藥事法》轉讓禁藥致人於死罪起訴,目前正在法院審理中。死者雙親認為當天在場的林姓、黃姓男子,與蕭逸合謀提供毒品給女兒,再對2人提出告訴,另外事後發現女兒佩戴的手表不見了,可能是蕭逸與其楊姓友人A走,再提出侵占罪告訴,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事證不足,處分不起訴。

2008年,由蕭逸、林祈安、戴敬緯、葉濬誠四人組成的台灣黑金屬(Black Metal)樂團「暴君」,在2011年發行首張專輯「末日黎明」,曾受邀前往中國、韓國演出,2015年9月間,暴君在「管弦再臨」台北專場演出上,主唱蕭逸親口表示:「暴君四人編制的我們,明年將有一個人要離開;而這個人,就是我。」

離開樂團的蕭逸,3年前參加一個好友的聚會,認識1名在電影圈擔任劇組許女,雖然初次見面,但2人卻像老友一樣一見如故,雙方都聊得很愉快,但這次聚會後雙方因為各自為事業打拼,因此沒有再見面。去年初,2人在某間刺青店巧遇,2人見面話匣子一開就聊個沒完,蕭男就邀請許女日後到家中坐坐。

去年3月18日晚間許女到蕭男住處後,服了幾顆不明藥物,過沒多久就開始控制不住自己,不僅脫衣還發狂的吵鬧,身體不斷的抽搐,還以雙手朝牆壁猛敲猛打,蕭男見狀趕緊用CPR進行急救,而同住一起的林姓室友也前來察看,2人發現不對勁立即報案將許女送醫急救,最後仍不治死亡。警方調查發現蕭男事後將毒品沖入馬桶、懷疑許女服用的毒品是他提供,將他移送北檢偵辦。

對此,蕭男到案否認指控,先是辯稱當時許女見到桌上有搖頭丸,自己隨手拿了幾顆服用,他沒有提供毒品供她使用,等到許女的毒物化驗結果出爐,發現體內至少有4種混合包括「4-氟甲基安非他命」(4-Fluoromethamphetamine,簡稱 4-FMA)等二級毒品,蕭男又再辯稱,這些毒品並非他所有,從這些毒品可以證明許女可能在其他地方先吸食毒再到他家中,並在他家毒發身亡,與他無關。

為求慎重,檢察官再次將蕭男的尿液送驗,並以許女身上檢測出的毒品做為樣本比對,最後發現蕭男的尿液中,驗出2種毒品的成分吻合,因此不採信蕭男的辯解,認為他涉有重嫌,因此依法起訴。

法院審理期間,蕭男聲請解除限制出境、出海及住居,坦承拿搖頭丸給許女吃,並發生死亡的結果,承認有過失致死罪嫌,但否認涉犯《藥事法》轉讓禁藥致人於死罪,但法官從相關事證認為蕭男涉犯轉讓偽藥致死罪之犯罪嫌疑重大,且法定刑為最輕本刑有期徒刑7 年以上之重罪,有可能出境後不歸,因此裁定限制出境、出海及限居在南投戶籍地。

另外許女的雙親認為當天在場的除了蕭逸外,還有蕭的2名林姓及黃姓友人,懷疑2人與蕭逸共謀,提供搖頭丸給女兒,因此再對林、黃2人提出違反犯《藥事法》轉讓禁藥致人於死罪告訴。另外女兒死亡後隨身佩戴的手表及鑰匙圈也不翼而飛,認為是被蕭逸及蕭的友人楊姓男子拿走,又對2人提起侵占罪告訴。

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沒有事證可以證明林、黃2人有提供毒品給許女;至於許女的手表、鑰匙圈則是當初蕭逸請託楊男歸還許女雙親,但因為陰錯陽差沒在第一時間歸還,但事後也已交還到許女家屬手中,因此認為4人事證不足,處分不起訴。(呂志明/台北報導)

【更多司法新聞,請看《蘋果陪審團》粉絲團】

下載「台灣蘋果日報APP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

更多

《社會》

新聞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