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伯勳挨告陽台性侵女大生 檢方二度認證「射後不理」

周伯勳挨告陽台性侵女大生 檢方二度認證「射後不理」

13896
出版時間:2019/03/07 10:18


檢方認定周伯勳是射後不理而非性侵。資料照片
檢方認定周伯勳是射後不理而非性侵。資料照片

SBL台啤當家球星周伯勳,遭一名女大學生指控,在東區錢櫃SOGO的陽台上,趁她酒醉不醒人事,將她的大腿弄成「M」字型後性侵,還說「一下子就好」,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事證不足處分不起訴。女大生不服,認為周事後還有傳訊息向他道歉,若沒做錯為何道歉,因此向高檢署提起再議,全案再度發回北檢續行偵查,不過北檢調查後仍認定,2人為合意性交,只是周男射後不理,造成女大生反感提告,因此再次做出不起訴處分。

去年2月2日凌晨,周伯勳參加友人楠哥在北巿忠孝東路錢櫃SOGO店舉辦的狂歡派對,現場還有10多名年輕男女,清晨5點30分左右,周伯勳與1名派對上1名穿著熱褲的女大生離開包廂,本來要一起到1樓買香菸,但2人卻一行走到錢櫃KTV 12樓外偏僻的陽台,並在那裡待了11分鐘後,2人又再度返回包廂。

事後女子指控,當天清晨5點30分她已經喝得很醉,周伯勳不懷好意的邀她外出購買香菸,她不疑有他,陪對方外出,沒想到對方先假意帶她到12樓外陽台抽菸,趁機強吻她,再硬把她的褲子脫到小腿肚,然後把她壓在地上意圖性侵,她一直說「不要」,不知道喊了多大聲,但對方卻回說「一下就好」,然後把她的腳變成「M」字型再強姦她。

她還說,過程中她並沒有呼救,因為她認為那個地方是在逃生梯再過去的房間,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,但她還一直跟對方說不要,也一直推他、打他,但是他的胸膛蠻厚的,應該沒有受傷。周男完事後拍拍屁股走人,她則找到散落在地上的內褲穿上,自己1人回到包廂。

對於女大生的指控,周伯勳辯稱,當天是對方問他要不要去1樓買菸,2人才會一起離開包廂,當時對方意識清楚,2人還聊得很愉快,對方還邀他一起到陽台抽菸,2人在抽完菸後自然發生了性關係,等到完事出去後,恰好碰到雙方的好朋友「阿楠」,阿楠要2人先不要去買菸,先回包廂狂歡,2人才又再度回到包廂。

周說,等到清晨6點多,因為要練球需要先離開,但對方有點不高興認為為何不留下來陪她,她當下並沒有表現出來,等到他離開後,對方有請阿楠打電話給他,他有答應會回去找她,最後因為太累睡著了,就沒有回去錢櫃,沒想到卻因此挨告。

為了釐清事證,檢察官調閱現場監視器畫面,發現當天5點37分2人離開包廂,在走廊上抽菸,當時女大生是自行行走、無人攙扶,兩人一路說笑離開走廊,等到5時48分2人又再出現於走廊,當時女大生神色正常,腳踩著至少10公分以上的高跟鞋自行行走,仍沒有發現有步伐不穩或意識模糊不清的情形,且2人是一起回到包廂內。

證人阿楠也證稱,當天5點半左右在走廊有遇到2人正在聊天,說要一起去買菸,隔了一段時間又在走廊上遇到2人,他問2人為何不進包廂,他們說正要去買菸,他說包廂裡有菸就將2人拉進去包廂。後來又隔一段時間,女生告訴他周吃她豆腐,口氣很不爽,他有打電話給周要他回來處理,周本來說要回來,後來沒有回來也沒接電話,女生才說要報警。

檢察調查後採信周男的辯解,認為2人發生性關係,並未違背告訴人的意願,因此處分不起訴。女大生不服,認為當時她真的喝得很醉,且事後周男還有打電話給她,表示很有誠意要和解,且她的女性友人也打電話給阿楠,質問周伯勳到底承不承認,認為周敢做不敢當,她不服這個結果,提起再議。

高檢署調查後認為,當初女大生到院驗傷時,抽血換算的酒測值,回溯到事發時大約為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1.0毫克,且事後2人的對話記錄,周伯勳也表達想要和解,這個部分的錄音檔並沒勘驗,也必須釐清,因此認為調查不完備,發回北檢續行偵查。

不過檢察官調查後認為,女大生從陽台返回包廂後還有沒有再喝酒,無法確知,女大生也不清楚,若有再飲酒,回溯的酒測值並無意義,且女大生也表示自己並沒有醉到那個程度。

至於雙方事後的對話記錄,周伯勳表示很有誠意要與女大生和解,但女大生表示:「我現在太累,我不想講,我現在要回家了,我跟我朋友一起,你等我睡起來再跟我講,我睡起來再跟你說,我現在要回家了」,過程中口氣平和。另外又勘驗女大生的友人打電話給楠哥,並責備他「你是這樣照顧妹的嗎,以後誰還敢上你的局」,同時還追問周伯勳有承認嗎?

檢察官調查後,仍認為這些事證並無法證明周伯勳有違反女大生的意願,因此再次將周伯勳處分不起訴。(呂志明/台北報導)

周伯勳已重返球場。資料照片
周伯勳已重返球場。資料照片

下載「台灣蘋果日報APP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

更多

《社會》

新聞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